<rp id="i0ylq"></rp>
  • <sub id="i0ylq"><tr id="i0ylq"></tr></sub>

    <video id="i0ylq"><div id="i0ylq"></div></video>
    <b id="i0ylq"></b>
    <sub id="i0ylq"><dl id="i0ylq"></dl></sub>
  • <b id="i0ylq"><sub id="i0ylq"></sub></b>
    <sub id="i0ylq"><dl id="i0ylq"></dl></sub>
    <u id="i0ylq"></u>
    <source id="i0ylq"></source>
    1. <cite id="i0ylq"></cite>
    2. <rp id="i0ylq"></rp>

      先进制造业微信公众平台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

      解读华为OneAir行业无线专网解决方案,看邱恒怎么说

      2016-09-20   来源:   评论:0
      摘要:8月31日,为期三天的华为全联接大会(HC2016)在上海隆重开幕,大会吸引了全球120多个国家的20000余名业内精英参与,是华为自创办以来举办
      8月31日,为期三天的华为全联接大会(HC2016)在上海隆重开幕,大会吸引了全球120多个国家的20000余名业内精英参与,是华为自创办以来举办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盛会。9月2日下午,关于华为OneAir行业无线专网解决方案的媒体圆桌会上,领导华为无线营销飞速发展的无线营销运作部总裁邱恒向媒体记者们全面解读华为的OneAir行业无线专网解决方案,令人耳目一新。

      制造业亟待智能化改造


      主持人: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感谢参与OneAir行业无线专网解决方案媒体圆桌会议,首先请邱总给我们做介绍。
       
      邱恒: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的解决方案叫做OneAir,它的作用是为了使能智能制造。我讲介绍这个解决方案背景,还会讲这个方案的内涵,最后我们介绍华为自己某些率先尝试方案对我们带来价值。
          
      首先讲现在有一个背景,国内现在讲需求侧改革,其实简单讲就是一个长三角加一个珠三角把全世界人民生产完了。我们核心问题想象一下有一组数据,看见全球制造业不好,不仅仅是中国,而是全球性的。我们看到全球制造指数50.4,基本上没有增长,500强企业总利润,前500强比去年下降5%,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最后一个数据是全球主要国家制造率增长率是0%。这样一种情况非常严峻,也许前几十年我们靠努力生产更多产品,就能够促进经济发展,我们现在发现出现了一个瓶颈,你一个人能用几把叉子,两把应该够了,全球几十亿人口,这么多叉子多少工厂生产,其实几家工厂就搞定了,未来是一个定制化。
          
      我们现在买一个叉子15块钱人民币标准的,但你喜欢一个赛车样子的叉子,比如另外一个同事喜欢机器人的叉子,你也许愿意花五六十买这样叉子,未来不一定是大量增长,未来关键是满足人的个性化需求,在总的数量不增长情况下增长,所以定制化生产是关键词。
          
      定制化生产为什么以前做不了,因为你以前做各种各样定制没有强大系统支撑,实际上它的成本和效率非常低的。
          
      下面转型是定制化生产和提升效率,实际上中国提到的中国制造2025,德国的工业4.0和美国物联网解决我认为核心都是这些问题。怎么去解决呢?我们说几个要素非常重要的,首先要把三个东西联起来,一个是用户,用户和产品在一起,用户和产品是一个圈圈,企业是一个圈圈,然后最终运用设备上,把这些产品生产出来,根据客户定制化的需求,所以用户和产品,企业、设备之间怎么样高效的交换信息进行数据分析,然后指导生产,实际上是我们说未来智慧制造核心的关键点。
          
      这里面牵扯到几个,我们说智能制造包含几个部分,首先个性化定制,每个用户产生定制化需求进行收集,收集到了之后在各个工行进行协调分工在哪个工厂进行生产部件,最靠近客户的,我们有一个定制化的需求,希望很快能满足。我提这个需求你给我两年之后做可能没有兴趣了,最后产生这个需求,这个产品能到我手里我愿意花大价钱支付。接下来在园区里面各要素整合起来实现高效率生产,还有产品的延续,了解客户的需求,看看客户满不满意,继续改进产品。这样一直不断的生产才能实现未来的智能制造。
         
      这里根据IoT物联网分析,他们提供的数据我们到2020年,为了实现相关的工业连接会有50亿,其中将近三分之二是无线的。以前我们提到企业通讯系统认为一个支撑系统,大家想想公司有个通讯系统支撑的,拿电脑能收邮件,能打电话,还能互相发信息中午以前吃饭,这个是传统信息系统,但未来信息系统不仅仅是一个IT系统,也不仅仅是一个支撑系统,将是一个生产系统、管理系统,以及需求的分析系统。什么意思呢,就是客户需求来了首先在整个IT系统里面分析需求到底是什么,生产和需求相连把指令发到各个机器上,管理者不一定在工厂里,到任何地方可以看到管理进行生产的情况,原料消耗情况,产品产生的情况,以及产线运作是否顺利,这个和客户需求是不能够匹配上,我们做的改变有一个新的生产系统。
          
      我们看中国需求的状况,实际上我们说中国大概有七八百万家企业,真正开始做智能化的,应该说不到10%。我们说的智能化是比较初级的智能化,比如汽车公司引入一些机器人生产汽车,这算是一种智能化,但是大部分企业连这个程度没有做到,不要说全面智能生产,初级的智能生产都没有做到,现在来说任重道远。中国大约700万制造企业需要进行升级的,为了支持智能制造这样的产品。在这里面需要做什么地我们说信息管理、生产控制完全隔离的,在以前是这样的。生产系统、经营系统、资产管理企业全部独立,之间没有关系,也不会有智慧。智慧是什么?我们说电脑为什么有智慧,因为联着网,各个结点信息交换之后产生智慧,这些东西也一样分别单独没有智慧,只是一个软件处理固定的东西,联接在一起相互起作用才能把需求生产最终服务串成线这就是我们讲的OneAir要做到的。
          
      我们以前说工业机械化、电器化等等到了现在说的智能化,具体到底能做什么,讲这个背景为什么需要OneAir系统,讲一下OneAir系统是什么,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些,首先包含几个部分。上面我们说任何一个系统一定都有软件,也就是各种工业和公司里面都会有自己的软件系统。指导到底怎么物流和生产、发货、提取需求,这样软件系统华为不可能自己去开发,所以我们做的东西不是这个系统,而是跟我们系统的一个接口,我们有一个开放接口把原来的接进来,我们提供接口,各个行业可以做自己的应用,但核心我们能够把它联起来产生智慧,这是我们系统要做的。
          
      同时我们中间是一个通讯的网络,这个网络本身有设备,后面会有实际的设备。这个设备两个特点,一个工业级有稳定性。我们通常讲的你家里有WiFi也能通讯,那会不会WiFi指导生产,当你工厂的WiFi和你家里的WiFi出现拥塞的时候发生事情就会感到可怕,所以第一要可靠。
          
      第二要好运营,因为我们说不是需一个企业和运营商一样有非常强大的运营网络的能力,必须非常简单的大家拿着开机就能够用起来,各种东西就能够连起来,这是我们说的一插电开始工作,这是我们希望企业用的设备特点,需要非常高的专业性和稳定性。

      我们讲实现智能生产有很多东西要连接,比如机器人或者机械位置你得知道,不知道的话你怎么知道它在做的事情。你要监控这个厂房的问题,或者纯机器人情况不一样,你都要进行监控是否安全生产,这里面有时候你需要进行通话,包括物联网的一些数据提取,包括发出控制指令怎么动,还有等等一系列全部用系统支撑。如果光维护系统有多大问题,还有维护也不易。


      OneAir助力工业全联接 智能制造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看看OneAir长什么样子,实际上我们现有生产企业里面生产过程执行系统,企业资源的系统,ERP的管理系统,中间我们无线设备的终端,以及全场景的室内用和室外用大的处理能力强的,追求个头小的场景设备都有,然后同时终端,因为本身我们工业企业里面和日常使用环境不一样,想着拿手机是不是所有都可以用,有些环境可能很热,有些环境有终端被摔的情况,有些环境可能粉尘比较多,总而言之跟我们日常生活环境有区别,工业级的专业终端是需要的,这些终端不一定华为来做,跟我们提供合作伙伴一起提供部分终端供企业来进行选择。同时我们也有很多的合作,他们来提供各种各样的终端,因为你想行业非常多样的,说一个制造业有非常多的类型,这种情况下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提供各种手持终端,特殊的智能手机,以及我们说的CPE,就是数据接入终端,以及一些比如说工业设备里面可以加一些模块进去,我们也就是提供这个模块。至于外面的设备你说造机器人华为不可能,你说要汽车华为也不可能造汽车,我们制造模块插到各种各样设备里面去,通过连接实现智能生产的目的。
          
      你说你做了系统,跟大家说你们用,然后自己不用,我想大家也不敢用,我们华为自己做这个系统,首先自己公司尝试一下,看看这个系统到底有没有效果,大家知道华为公司在东莞有一个比较大的生产基地,在这个里面我们现在开始小范围的导入OneAir的系统来做一下,看看是不是能产生确实定制化提高效率的作用,我们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一个是自动输入库,我们设备上有一些通讯模块,进仓库出仓库能够自动完成,然后取货没必要人去取,既然有通信模块,这个设备说我是谁,另外一个设备很容易找他能找到,取货过程就简单了,然后取货多少完成,生产出来多少产品,整个生产过程顺不顺利等等一系列能够可视化的监控。我们看到这个效率比以往提升30%,成本降低20%,不良产品率降低10%,我们看到智慧生产确实能够提高效率。但是现在许多和按需定制连接起来。因为我们讲这个需求比民用更加复杂,这种做强定制还是需要探讨的问题,在我们这里是提高效率,如果按照定制化生产目标还是一个未来,现在没有做,但是我们相信这个系统能够做到这一点向更多行业去推广。
          
      智能制造是OneAir解决方案的一个应用场景,当然不仅仅是工厂,很多行业都能使用OneAir解决方案,因为核心把各种各样信息在企业里面连接起来,企业的智能化解决方案,我们说不仅仅是制造,包括像电力的能源企业,包括像矿业,矿业也是广义的生产,包括油气,政务、机场、港口都能使用OneAir解决方案,来把各种各样分散信息连接起来。
          
       
      精彩问答:联接带来智能 引领智能制造新时代
       
      提问:两位嘉宾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关于技术方面的。在自动化这个领域不同厂商是提供硬件产品根据不同的协议和标准的,所以我问华为的工业无线解决方案兼容所有产品吗?第二个问题,想问OneAir的无线解决方案如何配合华为之前提到的云管端战略,现在OneAir解决方案有没有在中国地区有成功应用案例可以分享给我们?
       
      刘晔:
      我们刚刚讲的兼容所有工业产品,因为刚才邱恒讲的华为不会做所有工业领域设备终端,但华为公司提供东西有两个层面兼容,第一种层面兼容,我们像上面应用系统开放接口,应用接口可以直接对接,所有向工业企业的终端设备,提供工业标准的一个模块,这工业标准模块采用mini PCIE标准架构,也就是说在工业里面遵循这样标准接口,我们模块可以到各行各业设备里面去。
          
      还有您提云管端也是华为整体战略很关键的部分,我们刚刚邱总发布的解决方案,核心是为工业企业提供稳定可靠,而且易于维护的一张网络来承载它所有的业务,所以我们实际上云管端业务的一部分。
       
      邱恒:我补充一点,所谓的兼容要看哪个层面。实际上两个角度,一个从本身制造业有各种各样设备,从这个设备兼容度我们采用模块插入设备当中,模块是统一的,也可能有各种各样不同形状,基于设备特点,但是功能类似的,这是为了兼容设备。
       
      提问:应用案例有没有可以和我们分享?
       
      刘晔:刚才的视频就是我们的案例,本身OneAir在很多其他行业,刚刚提的比如轨道行业,我们郑州、深圳都有我们的OneAir应用。在矿山行业,比如说油气行业九江石化也有我们应用,电力行业也有我们的应用。我们为做智能制造所以在松山湖做了一个案例。
       
      提问:您提的这种客户有没有直接分享给我们的?
       
      刘晔:可以,这个会后有九江石化的材料。
       
      提问:因为现在工业体系很多网络标准是高度的标准化,比如说进场通讯里的有线有一些标准,比如一些工业级的WiFi标准很成熟,现在华为用蜂窝技术构建这种工业级的无线网络新的解决方案,华为是否主导这个领域的标准及建立。我们新的无线解决方案和传统进场通讯和传统WiFi是否有良好标准化接口,这是第一个跟标准化有关的问题。刚才看邱总介绍的OneAir应用,里面介绍了物流和制造业生产,但是这里面有大的需求。大部分工业企业对有线通讯特别以来,有些高性能无延迟的,如果我们实现OneAir异网上传输多种数据,我们如何保证高性能,最关键无延迟或者低延迟?
       
      刘晔: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您提到标准,标准分为几类,您提的工业类标准是指针对工业本身,我们由于关注的是整个网络的管道和无线通信能力,我们针对这个标准来建设这个网络,这两个之间完全相辅相成,并不是有矛盾的地方。
        
      我们由于LTE技术非常广泛和成熟,正是它是一种全球的标准技术。
          
      第二点,关于您提的实时生产工业网络质量要求,确实是这样的,我们刚刚说了这个网络第一大特征就是要建造可靠、稳定连接的工业网络,实际上制造领域的工业稳定性要求还不是最高的,我们应用这个技术在轨道领域,它是涉及到生命安全,它的安全性更高,LTE技术经过这么长时间验证,在一些生产环境下依然可以稳定的运行。
       
      邱恒:关于刚才讲实时性问题我补充一些信息,首先我们说自动控制对于实时性要求有多高,其实和控制方法有关系,一种是机械臂每一个机关都靠远程,一种是发一个指令决定自己怎么弄机械臂,大脑全部长在机器身上,还有长在云上面,机器上长一个小脑,这样在不同情况下对于要求各不相同,如果大脑小脑全在云上面对云要求非常高。如果你有小脑,我大脑告诉你把这个东西拿起来干那个事,把指令发给它,这种情况下时延几十几百毫秒没有问题。如果小脑长在机器上,大家发指令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未来我们说工业制造时延缩减到5毫秒甚至更短需要5G技术满足需求,所以我们说智能化需求也是分段去做的。
       
      提问:我是来自控制工程。其实我今天第一次看到咱们华为工厂里面有用到OneAir解决方案在自己工厂里面,其实我也参观了很多无人工厂或者职能数字化工厂,其实也同样实现了这样的功能,就是刚才视频上的场景,但是确实没有一家是用LTE技术实现,更多其他的里面WiFi或者其他的一些来实现。
          
      与现有或者我看到的解决方案比,咱们华为的OneAir工业现场有什么优势,然后有什么不足,不足的成本是不是会更高,我这个顾虑可以回答一下。
          
      第二个问题,其实我们讲工业物联网的第一步,我们认为是设备联网,设备联网这个OneAir有没有得到体现,或者专门下一个子解决方案。
          
      工业物联网我们现在讲的多,但我们认为工业物联网第一步应该设备联网,工厂老旧设备或者新增加设备以前没有通讯接口,但是我们现在也要做到联网,把这个网连起来,第一步做到之后才能解决其他的。我们OneAir有没有考虑设备联网解决?谢谢。
       
      邱恒:首先我们讲的OneAir解决方案,设备互联是其中的一个,我们说OneAir实际上很多连接都放在一起,所以叫做OneAir,原来可能其他的名字。
          
      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从简单的开始。第一个问题,我们可能跟现有的,比如大型汽车制造厂里面机械臂干活,与那个系统相比到底我们如何使用OneAir有什么不同,我举个例子,我们想象一下人类的第一台计算机是1949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制造的大型计算机,那个制造也没多复杂。
          
      后来我们发现巨型机变成了笔记本个人电脑,然后变成了笔记本电脑,再变成智能手机,现在除了写稿子也不开电脑,为什么?基本上小小的东西已经能具备这样一个功能,实际上我讲一个类似的故事,就是以前你需要费很大的力气。做了无数的定制才能做到的功能,实际上现在接近标准LTE技术具备这样能力,不再是像以前说非常难做的事情。
          
      以前一些工业级系统和现在通用系统长技术上没什么差别,所以我们OneAir解决方案结合工厂各种行业使用场景做了些定制之后,已经和原有系统性能上不会差只会好。当然我们说的是和无线的方式相比,有些传统的方式用得是一根线,用线和以前我们通讯到底用固网还是无线,如果无线做到谁会用过去那种方式。我们讲定制化生产各种各样调整都会比以前快得多,设备的调整,物流的摆放物件更加灵活,人必须东西这一块那一块,如果电脑记随便怎么摆都一样,检索功能比人强得多。不管这种效率还是空间使用各方面都会有新的突破,就是通过无限实现新的突破。如果说到成本我就不想比较智能收集和宾夕法尼亚那个贵的问题了。
       
      提问:至少现在我们制造业领域已经进入一个万物互联时代,现在像智能网联这个词成为我们业界的热词,邱总也讲到我们这个技术在业界,可以说很多各行各业运用到,我想请邱总介绍下我们这项应用前景怎么样,还有我们下一步的市场的发展战略是怎么样的。
       
      刘晔:我先解释下第一个问题,刚刚这位记者提的问题就引发的一种应用场景。LTE技术具有很好的可靠性、稳定性和灵活性,易于安装和维护,可以有效提升生产效率和部署的便捷性,可广泛应用于工业生产制造,交通、矿山、油气等行业。
       
      邱恒:我补充一点信息,首先一说替代别的技术大家感觉到是不是会踩谁的脚,我想说的是刚刚我们提到对中国而言只有不到10%的企业初步实现智能化,大量企业其实什么都没有,对于智能化而言是完全空白。这些企业到底怎么办,我们以前说当你是巨型机的在宾夕法尼亚摆一台,一般公司和老百姓当然不可能有,现在使用我们成熟的这些发自于通信行业的应用,实际上门槛比以前低得多。以前不到百分之几使用,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也许复杂程度、也许专业性要求太高等企业导入系统的障碍。但是我们新的系统很简单,对用户来说很简单,从技术本身是一个通用技术,产业链非常的成熟,所以相比传统的技术而言的话,从购买的角度会更加容易接受。同时它能支持的应用也会比以前更多,因为它是开放的接口把各种各样设备联起来,这样更加有利于以前许多被连接的企业连接起来,所以首先是要解决这些公司从没有连接到连接的过程,接下去至于现有已经有连接企业他们怎么升级换代,那是下一步要考虑的问题。如果他已经做了投资用其他技术为什么不接着用下去,没关系可以接着用,但是当你发现希望更加灵活和更加多的功能,还有兼容性,这个解决方案就有优势。
       
      提问:我有两个简单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其实OneAir作为一个工业用的无线专网,它的稳定性和可靠性非常关键,华为引入那些先进技术或者自主技术来实现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问题,我看到了咱们已经与ABB建立合作关系,我想问目前的合作情况进展怎么样,为什么它选择华为的产品。其实咱们现在华为打造自己的生态系统,我想我们在工业和无线专网领域生态建设如何?
          
      我们这个解决方案是强调稳定性,这两点靠技术来实现的。
       
      邱恒:我想这个问题,首先可靠性和稳定性的问题,我想把通讯系统给大家分解一下,到底需要什么可靠性和稳定性,我们说一个通讯系统包含两个部分,一个是设备部分,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大家和手机结合就是物理的基站,还有就是终端,因为数据采集等,然后控制都需要有一个终端和设备联在一起,如果设备角度而言大家问自己一个问题,工业级通讯对于设备稳定性各电信网络相比是高还是低?我想其实答案应该说是差不多,因为电信级网络我们要求5个9的可靠性,当然如果你设备停止不一定会出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设备的可靠性而言,电信设备和工业设备是没有差异的,我认为只高不低。但是有一个差异是终端,大家有时候拿一个智能手机,感觉怎么需要每天重新关机第二天再开,你会有时候觉得不容易卡顿,这样可能一些软件有一些影响。再有手机本身如果消费者使用手机很容易摔坏,但是一些工业设备装在机械臂上面损坏可能性比手机要厉害得多,我们说对于工业级而言,真正对于稳定性有挑战是终端而不是设备,所以说我们特种终端为了给工业场景的使用是做了很多的定制,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任何一个设备里面如果通讯设备可以长什么样都可以,关键里面的通讯部分就是一个模块,这个模块做的是一个工业级够稳定的就可以,所以我们提供的模块本身满足工业级需要,然后放在各种各样设备里面,这个是使用特种终端,首先稳定性和可靠性问题,我们认为已经是不用担心了。
          
      第二个问题,ABB为什么选择华为,或者华为为什么选择ABB,我想说这个问题,不想就个案进行评论。但是我们想说华为选择合作伙伴通用标准,首先我们选择合作伙伴的目的是为了让整个行业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所以多数情况下我们可能不会是一定排他,选了这家不和那一家合作,本身做这个目的不是形成一个小的圈子,而是为了让整个全中国和全世界的智能制造能够做起来,所以我们现在和这家公司合作,也许再过几个月我们和其他公司合作,同时保持和这家公司合作,合作伙伴我们认为多一些没有害处的,要有宽广的胸怀世界才能宽广。但是现在为什么选择ABB,就是任何一个,当你要做一些创新事情时候,你一定要选一些同样想要创新,同时有能力创新的公司进行创新,我认为像ABB这样公司本身也是制造业的翘楚,智能制造翘楚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意愿,这样和我们合作伙伴追求比较吻合。包括以前我们也和其他一些公司有合作,也许未来你们看到更多这样合作,我们按照一个标准跟大家推动智能制造产业的举动。
       
      提问:问一个简单问题,咱们说起华为可能大家都知道,华为也是做芯片比较强的,像一些基站新建都是华为在做。我想问OneAir这个产品家族的芯片,就是说(海思)芯片,就是说比例占多少,是完全咱们自己的芯片吗,然后(海思)芯片研发什么情况?
       
      邱恒:首先我们华为设备和终端里面都是有(海思)芯片,这个大家都知道,但是肯定不是百分之百,因为没有必要。本身说每个公司有每个公司擅长的领域,这个世界芯片公司有很多,每个公司有自己做的好范畴,同时为了完成复杂运算,里面其实包含各种各样的运算,有像CPU等一系列运算,不同的运算对芯片的设计架构要求不一样的。从这个角度而言,如果有一些好的芯片可以使用,我们当然也愿意从这个市场进行采购,如果没有能够满足我们需求的芯片可以采购,但你一定要服务你的客户和行业,有时候你必须做一些,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做芯片的目的不是赚这个芯片的钱,而是为了让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这其实和我们原来包括基站和终端上面用芯片都是这样原因,想把这个特性快推出,但是没人肯做,要么就自己做。自己做刚开始未必赚钱,刚开始量不大,但是你不做等着谁做,有市场定位,大家指望你为市场做贡献,你到一定地位不能这样思考,所以有时候做芯片跟这个有关系,我们做多少的比例不是我们要考核的KPI,我们关注最终做出来东西是不是满足我们用户的需要。
       
      提问:
      我看我们方案基于4G移动网络,今后5G出现对此产生怎样影响,我们会否考虑研发基于5G的方案,谢谢。
       
      邱恒:首先如果有更好的技术出现,我们不给我们的客户用肯定不可能的,我们不可能把这个技术藏起来只给某些人用而不给其他人用,所以5G出现我们进一步提出能力更强大的解决方案,也许是OneAir2.0,或者那时候说不定5.0等,这都说不定。
       
      提问:具体什么时候落地5G?
       
      邱恒:这个事情下结论早,刚刚开始标准化,我们说全球商用到2020左右,也就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而且到的2020年不一定全球性商用,也许部分国家商用,所以我认为现阶段首先怎么用OneAir的技术把迫切需要解决的解决掉,然后进一步智能化最有思考,我们说人要变聪明应该也是没有止境的过程,但是现在首先先具备,至少首先具备高中生的水平,然后我们考虑什么时候读研究生和读博士生,我们讲90%多企业没有智能的,它就是说连小孩子水平没有,当然首先解决有这个问题,然后解决不断升级的问题。
       
      提问:刚才其实邱总回答问题提到,10%企业实现智能化,还有90%没有实现智能化,这10%企业是中国的经营,他们设备自动化整个流程速度和整个工业架构上面有投入所以才能走到这一步。但是您说的华为解决方案,这可能是思路不一样。我在想是不是意味着构件无线专网这件事,是不是有大众企业先行者投入难度比较多,不是那么核算,而且一些新的90%企业要建立无线专网是不是有这个概念?
       
      邱恒:这样理解我说的意思,有一些现有企业要不要离开替换的问题,所以我想说对于没有既有系统非常简单的,你直接上这个新的系统就可以的。对于既有系统的公司是不是进行替换,要怎么替换,我认为这是客户要去思考的问题,不是华为跑过来说你原有系统如何,我觉得这是客户要基于价值进行选择的问题,我们说不到10%,也许做了一些初步智能化的企业,那么OneAir对他们当然同样是有价值的,但是怎么使用,什么时候使用我们觉得这是需要和企业共同探讨问题,不是我们马上给出结论要如何,没有必要讲这样的事情。



      先进制造业全媒体记者 李汉喜报道
       
      相关热词搜索:华为 华为OneAir行业无线专网 解决方案 智能制造
      网站介绍|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亚洲色拍拍噜噜噜最新网站_亚洲人成小说网站色在线_2021自拍偷在线精品自拍偷_jizzjizz日本护士